佩基BABA

薛洋吹,薛晓,凌追,冲神,画技渣,谢谢喜欢我的小可爱们( ´▽` )ノ

【晓薛】一眼万年【短篇完结】

超级开心,我这样的画居然能给别人带来灵感,真的很惶恐!不过看到每个人心中不同的薛洋真的很幸福!

蓝蓝蓝酥君:

今天的小小酥搞事情了没


灵感来自 @佩基BABA 大大的画


前排表白魔道全员,秀秀,和佩基


全文6000字+


食用愉快~


---------------------------------分割线------------------------------------------


我自知我所拥有的都是侥幸,失去的都是人生


  江湖传言,薛洋因被蓝湛断臂,失血过多,已经死了。




  又有人道薛洋这辈子作恶多端,不可饶恕,已无法堕入轮回,不会再有来


世了。




  一时间,这个消息传遍了大街小巷。




  “听说了吗,那个姓薛的死了,终于可换来一时太平了。”




  “死的好,死的好。”




  ......




  树上,一个身影舒坦万分的靠在树干坐着,嘴里叼着一根狗尾巴草玩


着,兴致勃勃地听着人们议论,听到人们对薛洋的死讯十分赞扬,立刻咧出


一个轻蔑的笑:“‘好’这个词,还是头一次用在我身上呢。”




  人们似乎无法察觉这个少年的存在,依旧纷纷议论着。




  “知道吗,晓星尘道长就是因为薛洋死的!还好有宋岚宋道长,晓道长才能


重归于世。”




  “也是苦了晓道长,被薛洋折磨了一辈子,这下终于摆脱他这个恶魔了。”




  “就是,这晓道长啊,肯定恨透了薛洋了!”




  树上的少年听闻,笑容僵在脸上,跳下树来,漫无目的的走远。




  “恨?哈哈哈,恨最好。”




  嗯,恨最好,这样,我就能心安理得放下了,晓星尘。




  薛洋一边走着,一边胡思乱想着。




  现在自己可以保持完整的魂魄,全都是因为自己死后金光瑶想尽了一切办


法护住的,否则人死七日之后,无法堕入轮回的魂魄又怎可能不灰飞烟灭


呢。




  算算日子,不出差池的话,金光瑶估计已经轮回了。




  可惜自己无法轮回,如果想不出办法化出肉身,可能也撑不了多久时间就


要灰飞烟灭了...




  哦还有,自己才不是因为作恶太多才轮不了回的,而是因为自己在想尽办


法帮晓星尘补救并粘连灵魂时,动用了远古的邪术,结果遭到反噬,导致自


己的一魂散了。




  说简单点,就是舍了自己的来世,只为了救晓星尘。




  恍惚间,又想到了刚才人们议论的话语。‘“还好有宋岚宋道长,晓道长才能


重归于世。”




  可笑,难道除了宋岚,就没人帮助晓星尘修补魂魄了吗?




  有的。




  谁?




  薛洋。




  当然,就算有人拉着别人说薛洋也试图挽留过晓星尘的魂魄,也拼了命找


寻救晓道长之法,估计也会被挂上“疯子”“不分黑白”这样的人设。




  不会有人知道,薛洋在护着锁灵囊的那几年,经历了什么。




  开玩笑,谁会相信薛洋对晓星尘有情有义?




  连薛洋他自己都不信。




  薛洋总会对自己说:




  他只是贪恋晓星尘给他的糖,而不是贪恋晓星尘这个人。




  能让自己有依赖感的,只有糖的甜蜜,没有晓星尘的温柔。




  他陪晓星尘这么多年,只是为了折磨晓星尘,才没有舍不得离开。




  当然,也只有他知道,以上这些,都是骗人的。




  7岁的自己,早就看到了世界的黑暗一面。人性本恶,这是自己一直坚信


的。直到他看见了晓星尘。那个身着白袍的人,用自己毕生的温柔对待这个


世界,任劳任怨,毫无怨言。




  那个人,该不会傻到妄想着用自己的一双纤纤细臂,护着整个凡间不成?




  后来他知道,是的,晓星尘就是这样的傻瓜。




  把受伤的他带回去,与他生活了那么久,却从来没有怀疑过他是个坏人。




  薛洋也自知,义城的那几年,是自己赚到的。那时候的幸福,不是假的。






你是那些年月里最烈的酒,我是真的认真醉过




  薛洋就这样漫无目的地走在路上,突然被一个俏皮的声音打断了思路。


  


  “宋道长宋道长,我和你说,今天又有坏人把烂菜叶卖给道长了!”




  薛洋听到此声,一愣,随即在身旁的一棵树后躲了起来,小心翼翼地探出


半个头来偷窥。




  说话之人是一个半大的小姑娘,说话还充满着稚气,顶着两个羊角小


辫,虽然是白瞳,手中也持着一根竹竿,却一蹦一跳走得飞快又轻盈,全然


不像是眼盲之人。




  阿箐。




  阿箐身旁一黑一白两人,想也不想就能知道,正是宋岚、晓星尘二人。




  “阿箐,算了,人家挣钱也不容易。”晓星尘浅浅地笑着道。宋岚听闻,停


住了原本想折回去向卖菜之人讨要道理的步伐,微微摇摇头,又向前赶路


了。




  薛洋就这样悄悄跟了他们一路,又默默在心里吐槽:“这宋岚怎么还这么听


晓星尘的话啊,说不去就不去了。”




  若是放在以前,自己肯定是说什么也要去要个公道的,踹了那些人的


摊,让他们下次再不敢欺负道长和阿箐。




  跟着他们走了许久,也不知他们要去哪里,但当看到远处隐隐透出的一个


屋檐的一角,薛洋还是停住了。




  那个再熟悉不过的屋檐,是曾经,三个人在义城住的小破屋的。


  


  晓星尘来这里干嘛,这里许久前就破败了。




  心中正想着,一不留声,脚下把落叶枯枝踩出了清脆的一声响。




  “谁?”三人有所警觉的回过头,薛洋立马躲到旁边的荒草堆之中。这凡人


还好,看不到他,但宋岚和晓星尘是修道之人,自然是察觉到他的存在的...




  况且被这几人看到了,恐怕是自己就要在这儿挫骨扬灰了。




  “宋道长,你先和阿箐去打扫屋子,我去看看。”




  晓星尘给宋岚一个“不必担心”的微笑,后者携着阿箐去了屋子。




  “出来吧,不必躲着了。”晓星尘道。




  薛洋吊着一颗跳的砰砰砰的心继续躲在荒草中,不敢动弹,妄想着这个人


能误以为自己听错了,赶紧走。 




  明明曾经是那么想见他,为什么见到他了,反倒不敢出来了?


薛洋不知道。也许自己在内心深处还是愧疚的。


时隔那么久,可晓星尘那日倒在他面前的一幕依旧如同一根刺,只要一回想


起来,那根刺就会把他的心,扎的很疼。




  薛洋不是不愿去见晓星尘,而是他不敢,也不能。




  晓星尘明显不打算放过这不速之客。“阁下还是不愿出来吗?我倒数到一,阁下再不出来,我可就过去找你了。”




  “三。”薛洋手指动了动犹豫半晌,站了起来。




  “二。”薛洋悄无声息地站到了他面前几米远的地方




  “一。”罢了。他一定,不愿再见我了。薛洋转身,想走了。




 “你打算一直躲着我么...”晓星尘不慌不忙的喃喃,似是在等他答案,又仿佛


有一个名字,卡在他的喉咙,无法说出口。




  薛洋鼻子一酸,低着头迈步就要走,身后白衣飘飘之人似是下定决心,轻


启薄唇,吐出两个字。




  “薛洋。”








但愿你别忘了,那时的我,是真的爱着你。




  薛洋再也无力离开,却也不敢开口,唯恐自己声音中的哽咽,会被听到 。


  


  二人沉默着站了许久,终是薛洋开了口。




  “你...回来了?”是个旁人都能听出,这声音,止不住的在颤抖。




  “嗯,回来了。”回来了,自己回来了,阿箐也回来了,虽然宋岚与自己回


不去了,阿箐也因为修为低只能化作小孩的模样还失去了记忆,但起码,自


己还记得一切,还记得曾经在义城的那几年,虽然恨透了薛洋,却也贪恋那


段无忧的日子,所以回来了,回到这个小破屋来了。




  只有两样东西回不来了。




  一个是和阿箐抢糖的无名少年。


  一个是薛洋。




  “你呢?”晓星尘又问。


  “嗯?”薛洋没有懂得晓星尘这问题的意思,尔后心中便了然。不过是两个


人无话可谈,晓星尘找的话茬子罢了。




  “我?我还能怎么样。作恶多端,无法轮回,本该灰飞烟灭,幸得好友相助


才留在了这儿...”薛洋砸吧砸吧嘴,有道:“只是他不知道,我更希望能消


失,活在这世上,没什么好留恋的。”


 


  说罢,他又停顿了好久,又开口,却已是另一种语气,像极了当年的无名


少儿郎。“不过道长你放心,我知你恨我,最近我的魂魄也不稳了,过不了


多久就会永远消失啦~搞不好阎王爷大度,还送我去轮回呢。”




  也不枉金光瑶当年给自己起的字,等自己离开这个世界,便真的“成人之


美”了




  晓星尘听到他这么说并不开心,蹙着眉想反驳,却又不知怎么开口。




  两人沉默间,阿箐的声音传了过来。“道长!宋道长打扫完了!快来吧!”


  


  “你去吧,那小瞎子还等着你给她糖呢。”


  


  “你去哪儿?”




  “这种事情,谁知道呢。”薛洋扯出一个无奈的笑。




  “薛洋。”晓星尘见这人就要离开,又喊了他一声。




  “何事?”


  


  “你,也在等我的糖吗?”




  薛洋没有回答,踱着慢悠悠的步子,走远了。道长的糖,是真的,很甜


啊。薛洋这样想着。但是,今后,不能再吃了。因为自己,绝对不能,沦陷


得更深了。


  


  用完晚膳后,阿箐吵着要听故事,不听就不肯去睡觉。晓星尘揉了揉拽着


他衣服撒娇的小丫头的头,无奈道:“还是和以往一样啊…”





  晓星尘想了想,叹口气,“好,那就给你讲一个少年的故事。”


  阿箐趴在桌子上,下巴搁在胳膊上,看着眼前白衣飘飘的人,用着比平时


还要温柔的语气,将那个故事娓娓道来。



  “从前,有个特别爱吃糖的少年…”


  …






愿你多年后仍能想起,曾经有个人曾喜你如命。


  自那日见到薛洋之后,晓星尘就再没见过他。宋岚也对那一日跟在他们身


后的人不闻不问。




  如果晓星尘不说,要么不必说,要么不愿说,又何苦去质问他呢。




  再者...宋岚看着这几日晓星尘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自己心里,多半也有数了,那人是谁,为何跟着。




  有一日前去为晓星尘和阿箐送饭后水果时,晓星尘正给阿箐讲着那个很长


很长,可以讲好久好久都讲不完的故事。




  “少年没有找到道长,却找到了道长的挚友,用剑把他的眼睛刺瞎。就这


样,道长的挚友因为道长,没了一双眼睛。”




  宋岚听闻,一惊。这件事过去已经许久了。现在的两人,话虽说开,但彼


此之间都有着一种愧疚感,已是不似曾经那般亲密无间。




  回不去了,自然是回不去了。




  “啊?那道长的挚友也太可怜了吧,后来呢?道长找少年复仇了没有?”




  晓星尘抿嘴一笑,“时辰到了,阿箐,去睡吧,故事明日再继续。”




  “啊不要嘛道长,这样好吊人胃口啊,你先告诉我,那坏东西得到报应了没


有?”




  “嗯?坏东西?”




  “对啊对啊,就是那个买东西踹别人摊,还灭了常家满门的少年,也太坏


了!”阿箐皱起眉头跺跺脚,一副为常家打抱不平的样子,又砸砸嘴道“不过


这个坏东西也挺可怜的,小小年纪就没了爹娘,还被欺负成那样,断了


指,那个欺负他的常家老东西也是活该!!”




  “好了阿箐,明日再说吧,时候不早了。”晓星尘听到她说的话,只是叹口


气,也无法去反驳。




  夜深,阿箐已经熟睡过去,晓星尘却毫无倦意,只身来到屋门口,微倚在


门上,不知在想些什么。




  “那日,我见到薛洋了。”这话,是说给屋内榻上的宋岚说的。




  之前已料到的宋岚并没有表现出大吃一惊的表情,只是支起自己原本好像


已经熟睡的宋岚支起身子,用内力将自己想说的话,传达给了晓星尘。




  “你原谅他了吗?”




  “宋道长,我还不知道,我该怎么去原谅他,又或者,我不知道我该去原谅


他什么。”晓星尘转过身,对着宋岚的方向,不知道为什么,明明看不到他


的眼睛,却能透过那层缠在他双眸的白布,清晰的察觉他眸中的悲凉和孤


寂。




  “我突然觉得,他没有错。可是事实上,他又罪大恶极,万劫不复。”




  如果没有断指的事,如果晓星尘早点下山遇到他,如果常家家主施舍了薛


洋一点甜点,如果薛洋早一点看清世间的善良…




  薛洋啊…不该是人们口中的大魔头啊…




  他应该是那个单纯的爱吃糖的少年。




  晓星尘突然很想念薛洋,不论是那个人们口中的薛洋,还是那个向他要糖


的薛洋。




  那都是一个人。看上去天不怕地不怕,事实上内心柔软的一塌糊涂,看似


一而再再而三的犯下弥天大错,事实上只是想让那个义城的梦,做得再


久,再久一点。




  薛洋不可饶恕,这是必然的。




  但是自己,是真的心疼了。






  【如果有来世,我宁负天下不负你。




   “道长…道长…晓星尘!”




   床上乍醒的人望了一眼窗外,月朗星疏,不出所料的话,明日是要下雨


了。




  “嘶——”还没胡思乱想些什么,胸口便传来一阵疼痛,一股腥甜味立马翻


涌上来,冲出口鼻。




  不是血。薛洋望着地上一摊似有似无的水渍。游魂是不可能吐出血的,能


吐出来的,只有三魂七魄。而自己刚才吐出的,正是自己已经碎掉的一魄。




   嗯…看来,已到尽头了。




   薛洋回了回神,望了望窗外皎洁如故的明月,竟有一种解脱了的欣喜。




  那明日,就最后再去看一次道长吧。




  就这么迷迷糊糊想着,竟渐渐睡着了




  阿箐不知是怎么了,从一早就吵着闹着要听道长继续讲故事。



  宋岚只得自己一人去门口拿起一个空篮子,示意他自己去买菜,他就不用


跟着了,好好陪阿箐。



  当薛洋拖着疲惫的身子来到这间小屋的时候,阿箐听故事正听得入迷。



  薛洋悄悄躲在一边,晓星尘温婉如水的声音徐徐撞进这样的耳朵里。



  “那个少年只是挠着头,语气中透着一股不好意思,啃了一口手里兔子形的


苹果,说道’啊…道长,苹果快吃完了,我再去买。‘’”




  晓星尘婉转的声音依旧没有停歇,轻柔地诉说着义城那三年发生的事,薛洋没了力气,索性靠着墙,静静地听着晓星尘讲故事。




  不擅长讲故事的晓星尘,这次讲了许多。




  讲到少年和小姑娘抢糖


  讲到少年总爱踹别人摊子


  讲到少年没糖吃的时候向他撒娇




  说到此处,晓星尘竟笑出了轻轻一声。




  薛洋探出头,望了望道长。




“有天少年想和道长一起去夜猎,道长对他说不行,他一开口,道长就笑,一笑,剑就不稳了。”




  晓星尘嘴角轻挑,双眉舒展,似是连千年不化的冰雪,也能被这笑容融化


的滴下水来。




  而后,笑容又参杂了一丝凄凉。




  讲到少年借道长之后杀人


  讲到道长害死了自己的挚友


  讲到道长自刎…




  凉风微起,拂起那人轻盈的衣角,卷起他的长发。




  故事正好到了末尾,晓星尘将鬓发用手指往耳后轻轻一挑,喃喃


道:“啊,起风了…”




  身旁的小姑娘迫不及待地问道:“后来呢,后来呢道长,坏东西得到报应了


吗,道长呢,道长还有救吗?”




  后来的事,他自然不知道了,只能说:“这个故事传到这里,就没了,阿


箐,你觉得结局会是什么样的?”




  阿箐对于这么好的一个故事就此戛然而止表示惋惜,想了想说:“这么好的


一段日子,不论是谁,都会不愿离开的吧…如果小姑娘没有遇见道长的挚


友,那三个人一定还彼此照顾,过得很开心。真希望能一直那样生活下


去。”




  真希望能一直这样生活下去。


  这也是晓星尘和薛洋所想。




  “那如果道长醒来了,坏东西又被人所杀了,你觉得道长会原谅他吗?”晓


星尘又问。




  阿箐倒是被问住了,想了一会儿就嘟嚷着:“哎呀不想了不想了,这么难的


问题谁知道啊,还要看道长他自己怎么想的吧。”




 “如果他回来了,我想,道长一定会原谅他的。”晓星尘沉思了一会,又坚定


地抬起头:“一定的。道长,会一直等着他的。”




  薛洋晃了神,视线渐渐模糊,泪滴不断顽皮地滑过他高挑的鼻梁,顺着他


平滑的下颚线滑到下巴尖,又一颗颗毫不留情的砸到地上,留下一个个深浅


不一的水渍。




  “傻子。”




【夏日青草香,清风拂白云,春秋几度,我终究,孑然一人。】


  


  夜深了,晓星尘来到了小溪边。




  心慌。没有由来的心慌。




  直觉告诉他,薛洋出事了。




  “晓星尘。”


  


  正当他决定去找薛洋的时候,那个他心中挂念的少年就这样出现在了他的


身后。




  “薛...你怎么了!”晓星尘一句话还未说出口,便感知到薛洋的魂魄在一点


点散逸。难怪连他靠近自己都察觉不到了。




  “道长,这一次来,我是来道别的。”薛洋的声音,似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


的,十分缥缈。




  “对不起...可能这声对不起隔得太久了哈哈哈...但是我真的想说...对不起...”




  “你看吧,阎王爷啊,要送我去轮回了。”骗你的,我是要彻底离开了。




  “阿洋...”晓星尘只是将他轻轻环住,深怕自己一用力他就会魂飞魄散。




  “晓星尘,你别说话,你听我说...”




  “我...是个十恶不赦的大魔头,我干了许多坏事...”




  “可是...和你还有阿箐一起生活的时候,我真的想过,这辈子,就这样生活


下去,也挺好...”可惜,梦总是要醒的。




  “你死后的那几年,我费尽一切心思找回你。”可世人都不信我...


  


  “阿洋...别说了,我带你去找办法救你,金光瑶怎么保住你的,你告诉


我,我...”




  薛洋伸手捂住了晓星尘的嘴,笑出了两颗虎牙,抓起他的手,在自己脸上


游走。




  “道长,下辈子,你一定要找到我,别让我再干坏事了。你摸摸,这是我的


鼻子,这是我的眼睛,这是我的嘴...与你在金麟台见我那次,有没有什么变


化?”




  “有,比以前更俊俏了。”晓星尘又道:“你别说了,我会救你的,会的。”




  “道长,怎么偏偏到这个时候你想不明白了呢...我啊,本来就该是这个结


局。那年义城和这几年的漂泊,都是我赚来的...”




  结局啊,早已定了。




  "咦,怎么会有水,下雨了吗?”薛洋抬头,确实下雨了。




  大雨滂沱而下,夹杂着晓星尘的血泪,拍打在薛洋脸上。




  “不哭了道长,不哭了。”薛洋抬起手想为他抹泪,刚抚上他的脸便被晓星


尘握住。




   血泪滴在晓星尘的白袍上,红的乍眼。




  “道长...下辈子,你会记得我吗?”


  “下辈子,你会等我吗?”


  “下辈子...我们在一起好不好?”




  “道长...我还想吃糖...”




  晓星尘赶紧摸出一颗糖,放进他嘴里。


 


  “果然,还是道长给的糖最甜了啊...”


  


  这场雨,真冷啊...


  


  “道长,对不起...”薛洋的视野开始模糊,他知道,一切都要结束了。


  


  “我心悦你啊...晓星尘。”








【如果有来世,我宁负天下不负你。】


  晓星尘,你个傻子。


  


 我已经,


 没有来世了。




                                                                           ----END




作者有话说:


首先真的超级感谢佩基大大给我的灵感


大大的笔芯


然后就是一些碎碎念


每一个【】里的话语都是有出处的,前几句来自网络,我也不知道是谁写的,倒数第二句来自日漫《眷恋你的温柔》,倒数第一句来自《将军与妓》


写完的时候离七夕还有一小时四十分钟


其实一开始没打算写那么长但是越写越多,终于把想说的想写的都写出来了


最后感谢看到这儿的你们


其实一开始想写HE的可是我真的想不到有什么办法让他们HE了


这对太虐了实在太虐了


如果有可能的话我出个甜甜的番外强行HE一下


最后感谢看到这儿的你们


七夕快乐~


祝有情人终成眷属,单身狗早日找到自己的另一半~

明每天早上起来看见你和阳光都在,这就是我想要的未来。

全世界最好的鸡涌,三十岁啦!以后也要快乐啊!永远支持你☺☺

你们多和我说话,不要点完赞就跑!!